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最强剑神系统第一百六十章赌注

2020-08-14 来源:杭州娱乐网

最强剑神系统 第一百六十章 赌注

通天的剑塔高耸入云,狰狞磅礴的气息汹泄而出。!

仿若渐醒的巨兽般,一股莫名的压抑弥漫在众人心头。

苏败双眸微睁,凝视着这座漆黑的剑塔,隐约间他可察觉到整座剑塔萦绕着凌厉的剑气。

咻!咻!咻!

一道道浑厚比的气息至四面八方疾驰而来,撕裂空气带起的呜呜声盘旋在上空。

半响间,剑塔前方的空地上已是人影涌动。

数人蜂拥而至,苏败明显注意到这些人的气息极为的浑厚,甚至数道身影让苏败察觉到一股窒息的压迫。生起身,目光扫过前方的数道身影,低语道:“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天枢阁弟子,修为不济的也有凝气七重。”

天枢阁,凝气七重。

苏败眸子微凝,这些天枢阁弟子是在负重数十倍的情况下修炼,其实力将远远超过寻常的凝气七重。若是自己此刻底牌尽出,对上这些人的胜算又有多少?苏败沉思着,毕竟秦政的两位兄长其中一名可是凝气九重的实力。

结论就是,完被秒杀。

苏败微抿着嘴唇,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微微摇头,自己和这些天枢阁的弟子的确有一段很大的差距。轻吐口气,苏败却未有任何的颓废,只要自己坚持这些时日的苦修,他坚信总要一天会赶超这些天枢阁弟子,甚至那所谓的西秦三公子。

“只是有个关键的问题,那些人会给我成长的时间吗?”苏败心头略微有些沉重。

嘎吱!

紧闭的剑塔,在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缓缓敞开。

瞬间,一股加可怕的气息渗透而出,有些森冷。

站在剑塔前的弟子呼吸都渐渐变得急促起来,眼中弥漫着战意。

嘭!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缓缓至剑塔中泛起,尽的黑暗中,一道年迈的身影出现在苏败等人的视线中,这是一名身笼罩在黑衣之下的老者沧桑比。老者出现的刹那,其苍老的声音浩荡的响彻在剑塔方圆数里的地域:“剑塔开,为时一日,进塔者请出示剑卡即可入内。”

话音未落的刹那站在前方的天枢阁弟子就犹如潮水般向着剑塔涌去,手上时刻紧握着琅琊剑卡。

“你只要出示你的琅琊剑卡就可以进剑塔。”生在一旁嘱咐道。

苏败微微点头,“不过你真的没有其他的情报告诉我?在这剑塔中,我需要注意些什么?”

“能告诉你的已经部告诉你了。”生微摇着头,其眉头却徒然一皱:“真是恶心的苍蝇,到哪都能碰见。”

苏败眉头也是一皱,看向前方走来的三道身影。

“苏败师弟又见面了。”林瑾萱款款而来还未出声,尾随其后的李安就率先开口道,冷峻的面容上噙着有些阴沉的笑容:“没想到苏败师弟在琅琊剑阁中倒是极受欢迎短短数刻就有诸多弟子在师弟身上押了千注。”

苏败。

这名字在如今的琅琊剑阁中绝对不陌生,远处观望的人群中立即响起了数道惊呼声。

数道目光齐聚在苏败身上,特别是西门求醉等人是拼命的往前挤。

“这家伙就是苏败,娘的,还真年轻。”西门求醉暗中嘀咕着,上下打量着苏败,试图看出苏败的不凡。让西门求醉失望的是,前者除了那出色的外表和气质外,怎么看都像一名手缚鸡之力的薄弱少年。

“西门官人这家伙就是苏败?你认为有潜力的弟子?”紧随西门求醉而来的弟子有些质疑道:“这家伙真的能够冲击排行名单?”

面对这些质疑声西门求醉心头有些烦躁,手心也渗出汗水

在数道目光的注视下,苏败静静的望着李安深邃的眸子中不起波澜,“我也没想到有如此多眼光独具的师兄,敢将押注押在我身上。怎么想也想不通李安师兄你明显是具有冲击名单的实力,为何他们不将押注押在你身上。”

李安眼神微沉,这也是他很不爽的事情,阴柔的目光凝视着林瑾萱纤柔的背影,李安嘴角不由扬起几分隐晦的笑意:“苏败师弟不知有没有兴趣和师兄来的比赛,看谁冲击的名次比较前面?”

“没兴趣。”苏败淡淡道。

干净利落的拒绝让李安神情一怔,旋即笑道:“只是单纯的比赛而已并任何赌注。”

“正是因为没有任何赌注才没兴趣。”苏败嘴角微撇,漠然的看着李安。

闻言李安不怒反笑:“这么说苏败师弟是想押些赌注吗?”

“三万贡献点。”苏败淡淡道。眼前这家伙明显是要踩着自己在林瑾萱面前出风头,苏败觉得在佳人面前出风头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要踩着自己,这一点就是苏败不允许的。

李安眉头皱起,目光阴冷的盯着苏败,见后者一副平静的模样,心里有些踌躇,不过当目光扫过林瑾萱那柔顺的青丝时,李安低沉道:“师弟都有如此雅兴,师兄就陪师弟玩玩又何妨。瑾萱师妹不如当见证人如何,我和苏败师弟打赌,谁这次冲击名次较落后,那就要给对方三万点的贡献点。”

林瑾萱缓缓走向苏败,望向这张平静比的脸,正欲出声拒绝,苏败率先开口道:“嗯。瑾萱师姐当做这件事情的见证人。”

见苏败同意,李安脸上泛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拂袖率先朝剑塔走去。

“瑾萱师妹,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插手了。”李梦娇眼神带着几分戏虐望着苏败美眸微闪,扭动着纤细的柳腰紧随在李安身后。她可是很清楚李安的实力,而眼前这晋弟子,除了有出色的外表和气质外,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望着李安和李梦娇离去的背影,林瑾萱贝齿轻咬着朱唇,“你又何必答应李安这赖的要求,他进入内门数年?曾经也冲击过这剑阁排行,他明摆着是要故意欺负你。”

“就是因为他明摆着要踩着我出风头,我才答应他。”

“在瑾萱师姐面前出风头的事情,我也喜欢?怎么能把机会让给他。”苏败漆黑的眸子中寒意渐渐的凝聚在李安的背影上,“再说,难得有人上门送贡献点,这等好事,我岂能错过。”

林瑾萱柳眉微竖,看着苏败一脸平静的模样,奈的摇摇头。

“瑾萱师姐你就放心?领袖可是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况且,李安那青妖娃不过凝气五重的修为而已。”生抬起草帽,嘴角缓缓掀起一抹索然味的笑意:“这样的货色我都能收拾?何况是领袖。”

闻言,林瑾萱方才记起苏败昔日的战绩,捎了捎脑袋,点着头:“不管如何,师姐还是先祝你在剑塔中取得好成绩。”

“我想这次成绩若是不理想,恐怕就不能走出琅琊剑阁了。”苏败抬起头,漠然的目光掠过四周投来的目光,嘴角泛起一抹灿烂的笑意:“对了,师姐你在我身上押过注?”

“十注。”林瑾萱轻吐道。

十注?那也就意味着五千余点。

“师姐还真有气魄,我不过是随口说说,你就押十注在我身上。”苏败笑着摇摇头?抬步向着剑塔走去,“不过我相信不会让师姐失望的。”

话落,苏败就向前行去?远处的西门求醉一见苏败动身,各个双手紧握,呼喊道:“小师弟加油,冲上剑阁排行。”

苏败能否冲上剑阁排行可是和押注的涨幅密切相关,各个不留余力的鼓舞着。

苏败略微有些错愕的望着西门求醉,微微点头,走向漆黑的剑塔。

站在门前的老者有些讶然?多看了苏败一眼:“小家伙在剑阁中人气不错,出示你的琅琊剑卡。”

苏败站在漆黑的洞口前?将剑卡递给老者,目光认真打量着这剑塔。这剑塔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通体弥漫着岁月的沧桑感,整座剑塔仿佛是用墨铁浇筑而成,其上渗透着恐怖的压迫。据生所言,这剑塔是数道剑阵构造而成,不过苏败却未察觉到剑阵的波动,只能说布下这剑阵的人其手段远远超乎苏败的预料。

“晋弟子领袖?”老者递回剑卡,嘶哑的声音好似至四面八方传来:“小家伙,一会儿你进剑塔后,若是坚持不住,就立即将真气输入自身的剑卡,你就将会被传送出来。”

“前辈这剑阁很恐怖?”苏败接过剑卡,眉头微挑道。

“确实是很恐怖。”老者微微点头。

“有多恐怖?会死人?”苏败问道。

“死人倒是不会,不过在琅琊剑阁的历史上倒是有不少的弟子进剑塔后出来就变成疯子。”老者双眸微眯,饶有趣味道:“不过你若是意志坚定的话,自然不存在这可能。”说完,老者就看了苏败一眼,眼中泛起少许讶然。在很多人欲进塔的时候,他都曾将这番话警告这些人人,大多数人都会有些踌躇,而此刻,他居然在苏败脸上见到一抹期待之色。

“真让人期待,到底是什么会将人吓成疯子。”苏败此刻的心情就像前世正欲目睹一长惊悚大片,可是期待比,轻吐口气,抬步毫不犹豫的朝漆黑的洞口走去,直至白衣身影完被黑暗吞噬掉。

老者微微点头,喃喃道:“昨日来了名晋弟子,今日又来了名。这届晋弟子不错,不过这小家伙才凝气四重的修为,不知道能否长冲上剑阁排行。”

见苏败进塔,四周的喧哗声也消散了不少。

“西门官人,你说这摇光阁的弟子能否有机会冲刷剑阁排行,若他冲不上,我们这次可是要亏大了。”

尽管心中也有些不确定,西门求醉却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你们要相信我西门求醉的眼光。”说完西门求醉就挺着胸脯,趾高气昂的向着林瑾萱和生走去,显然西门求醉认识林瑾萱,缓缓出现在林瑾萱和生的面前,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看起来憨厚的笑容:“瑾萱师妹也在,师兄向你打听点事情,苏败师弟和师妹很熟?”

林瑾萱微微欠身,莞尔笑道:“西门师兄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师妹必然直言不讳。”

“我想打听下这苏败师弟的事情。苏败师弟小小年纪就成为内门弟子,气度不凡。不过这数年在内门显然未听过苏败师弟的名声,想必,苏败师弟这些年都在摇光阁苦修,等待着一鸣惊人的时刻。啧啧,苏败弟子还真懂得隐忍。实在是让师兄佩服。”西门求醉长篇大论,夸夸其谈,张口闭口都是在称赞苏败,末了才问道:“不知苏败师弟现在的实力如何?”

“应该是凝气四重。”林瑾萱想了想道,嘴角噙着一抹轻轻浅浅的笑意:“西门师兄,苏败师弟是这次晋摇光阁的内门弟子。”

凝气四重?晋弟子?

西门求醉瞬间就懵了,好似遭遇晴天霹雳般??????

拉萨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岳阳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白带多怎么办好
友情链接
杭州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