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木纹神域之无界武皇第一三八章难解的亲情

2020-09-22 来源:杭州娱乐网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一三八章 难解的亲情

……

易庭身陷隐邪门之中,将近有四年之久,其间所认识的人非常有限,驱动里程185英里。它基于BYD称之为Fe(铁元素符号)的电池。比亚迪“秦”是混合动力车[9]与其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就更为稀少,而且真正有来往的惟小翎一个。

既然此小女孩令易庭觉得亲切熟悉,那么极大的可能性,就是小时在易家就已认识,因为这一年多来,除了印玄派的唐霜儿,也无啥小女孩能够再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

所以熟悉的眉眼,与自己印象中的小妹易晴一对照重合,几乎十之八九就确定了此小女孩的身份。

不过易庭犹豫着要不要去跟易晴相认,倒不是因为其本人的原因,而是考虑到现在的易家,是否能够接受自己。

易晴也算是小时候在易家,极少数与自己感情还不错的人之一,当然主要是才四岁左右的年纪,喜欢不喜欢的感觉相当直接,那里会去考虑易庭的身份与资质等外在的因素。

毕竟哥哥就是哥哥,不会因为谁较受长辈的喜爱,或较受家族的重视,就特别另眼相待。

所以若要找出易庭的童年玩伴,还当真可怜地只会剩下这么一位小妹,虽然感情不能说有多深厚,但或许易庭只是众位哥哥的其中之一,可易晴却算是他没有选择下的惟一的妹妹,所以当然会考虑与其相认。

可相认之后的结果,会引发何种效应,却是不得不考虑。

易庭脱离隐邪门之时,不考虑回归易家,原因非常的清楚,因原本就不受到重视,除了易祥之外,少有人会理会自己,所以对于易家,并没有该有的归属感。

加上曾身陷隐邪门,一般人都会认为这些邪派必修炼阴邪的恶毒功法,少有人知道其实锻体期的白枭杀手,修炼的也不过就是最普遍的五灵诀功法。

若自己能证明体内真气只是五灵诀,那倒还有话说,可是自己真真切切修炼的就是魔族功法,而且还是极品的魔族功法,并且还同时修炼了两套之多。

所以易庭实在百口莫辨,不仅身体曾经过了魔气锻体,连识海之内的神魂,都使用了魔气封印着阴灵根,虽然要察觉识海中的魔气并不容易,可是身体之中因长期修炼天魔噬灵诀,是根本逃不过魔气的探测。

所以回归易家,搞不好还会被废了修为,就算能够重头修炼起,又有什么功法能够胜过极冻寒焰诀与天魔噬灵诀?

并且易家能否有人知晓隐灵根存在?以及阴灵根会同时拥有逆天的至阴之体?还有至阴之体虽然逆天,但修炼却比一般修士要困难千倍万倍?

所有的疑问,都让易庭惧怕着回到易家,因为十有八九,会就此断了修仙之路,然后被当作是个废材,永远停留于锻体初期老死。

这事易庭当然无法接受,因为他还要救出小翎,他还要为易祥报仇,他初感觉醒之时,还有隐藏于灵魂深处,对追求至极天道的无尽渴望。

所以他不能被废,他只能选择独自修炼,他若需要有人帮助他对抗隐邪门,那这势力绝不会是易家,而是由他自己去寻找,甚至由他自己组织建立。

就算他现在只有一个人,但他的识海之内有一位境界深不可测的冰帝,这才是他惟一的希望,可以帮助他快速提升到炼气期,然后进入神域初境,寻找到阴属性的极品功法,然后破解至阴之体的魔咒,才能迈入到先天境界的领域。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

不过选择不回归易家,并不代表他就能斩断血脉,将易家之人视为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事实上反而相反。

就因为小时候的易庭,渴求获得家族的认同,期待拥有长辈们的关爱,盼望嫡亲兄弟姐妹间的友好,所以易庭的心中才会有怨怼。

只是经过数年在隐邪门中的磨砺,易庭的心性已超越其年龄本该有的许多,所以此时他能够压抑下来对族亲的情感渴望,明白目前还未到回归的时机,否则强求的结果,不但可能是永远的失去,甚至更加凄惨地,还将会化为仇恨。

所以易庭必须要忍,忍着暂时避开易家之人,忍着让易家不获得自己的行踪,忍着让家族渐渐忘了自己,直到有一天真正的契机来临。

何时会到达那一天,易庭浑然不知,但肯定会很久很久,或许是等到自己足够强大,让家族不得不重视,然后忽略掉自陆终吴回之子本宗配鬼方氏子六樊惠莲铿会人曹安季连己的过去为止。

毕竟在人族修真界,有着太多的未知与际遇,当你的实力足够强大,别人就会尊敬你、重视你,而不会去探究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身上的财物法宝又是从何而来。

只要你没有干过十恶不赦的事情,只要没有人能明确地指责出你的罪迹,那么一切都会被自动忽略。

所有人只会看到你的实力,只会想到你能够带来的帮助,只会计算你可以产生的利益,虽然非常的现实,但实情就是如此。

所以易庭不会天真地奢望,家族能够接纳包容现在的自己,以往六岁的时候不行,更何况是现在。

……

易肖白会带回自己还活着的消息给易家,也会告诉易家自己曾经成为了隐邪门的白枭杀手,并且修为达到了锻体中后期。

不过易家或许会关注着自己的消息,却不会刻意去寻找自己的行踪,因为原本就已失踪了好几年,甚至大多人都猜测自己已死,所以根本不需努力去找,因为找到了可能也是个麻烦事儿。

所以易庭没有隐姓埋名,也没有特地躲得远远的,因为会遇见易家人的机会本就不高,而就算遇着了,被认出来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除非是自己承认。

不过易庭的内心深处,仍是希望能够得知易家的状况,即使只是略为地看到、听到、接触到,至少能够稍稍消解下那被压埋到几乎看不到的本能渴望。

所以易庭静静地跟在易晴的身后,在其不会感觉到异样的距离下,分出一缕心神地关注着她的动态。

“看来看去,还是这件‘五彩碧玉簪’最适合送给姑姑。”易晴嘟着小嘴,仍是有些犹豫不决地说道。

“我的小姑奶奶呀,你都来回看了好几次了,这东西重要的是心意,我想婶婶无论收到什么,都会开心的。”小姑娘翻了个白眼,有些受不了地说道。

……


咳嗽药
恶心呕吐
小宝宝蛋白质过敏喝什么奶粉
友情链接
杭州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