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木纹梧桐影视大型滑稽剧

2020-09-17 来源:杭州娱乐网

大型滑稽剧

市场角落的“皇帝”

——根据韩静霆同名小说改编

金 龙 改编

剧中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吴越 张父 芳芳 张旗 顾客甲乙丙丁 小姑娘 顾客戊己庚辛 小倩 小侯 卖肉青年甲乙 群众若干 马母 青年甲乙丙丁戊己 丽华

时间、地点:1982年,南方某城市。

序幕

幕启:吴越上。三十岁光景,瘦条个子,高身量,小白脸,嘴角下弯,单眼皮、眼球微凸。额上一绺下垂而又上弯的头发。花格衬衫、喇叭裤子。眼睛不住地东张西望,嘴里哼着流行小调。

吴越:(止步,瞥一眼台下)大家不认识我是不是?那就让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吴,一张嘴巴朝向天的吴。单名一个越字,优越的越。(懊丧地)不过我目前的处境可没有什么优越可言。明年就要到三十岁那里去报到了,这女朋友还在她外婆的外婆的肚皮里。经济条件嘛,标准的“无产阶级”。(一顿)问我的工作单位,过去还是现在?过去,在农村插队那时候吧?我是在篮球队工作的。(摇手)不是国家队、省队,是县里办的,业余的。(一拍胸脯)看我这模样,像不像一个篮球队员?不瞒你们说,还是个中锋呢!(一转)可这算什么工作呀?后来大家闹回城,我也来了个“中锋在黎明前死去”——告别了篮球队,回到了城里。还打篮球?不打了。做什么工作?响当当的——屠夫!有一部电影,叫《屠夫状元》,看过没有?(沮丧地)不过我这个屠夫可没有当状元的命,差一点还让那四只脚的家伙给报销了,至今额角上还留有“光荣疤”。(撩起额上头发,露出伤疤)最后,让屠宰场给除名了。本来嘛,我是临时工,临时的嘛!(一顿)现在呢?现在倒清静,待业起来了。(一转)可就是这钱他妈的用不痛快。(一顿)今后有啥打算?(神秘地)告诉你们,我想当“皇帝”,就是干个体户。看那些个体户,要钱有钱,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干就干,要歇就歇,够皇帝的水平吧!(略停)办什么营业?办进口公司,(指嘴巴)从这“进”的“口”——开油炸饼摊!(瞥一眼台下)不相信?执照都办出来了。(从衬衫口袋里掏出小红本,挥一下,放回)可是,有一件事情够麻烦的。什么事情?我这“皇帝”总不能一个人独打江山吧?得找一个帮手——要能干的,对了,还要随和一点。这样的帮手不好找啊!我这找了大半天,脚底皮磨破了好几层,还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怎么办?(抓耳挠腮)对了,还是去找老朋友张旗,叫他给咱出个鬼主意。拜拜——(挥手,唱“油腻的工作油腻的工作无限好哟喂……”下)

——幕 落

第一幕

第一场

当天下午。 张家。

幕启:这是位于街道拐弯处的一套单元住房。它的背后是广阔的农贸市场,左边紧邻大街。右边与其他民房紧挨着。整个单元由两室一厅一斗室一院一厨房组成。正中是客厅(兼作餐厅),它的左边是一间正室,为芳芳及姥姥的卧室,有门与客厅相通。右边是一间呈三角形的斗室,为张旗卧室,也有门与客厅相通。客厅与斗室的前面是一个小院落。小院落的左边(即正室的前面)也有一正室,为张父及张母的卧室,有门与小院相通。小院的右边(即斗室的前面)有一小厨房,有门与小院相通。小厨房的旁边有门与大街相通。

张父手拿一张表格,兴冲冲上。

张父:(挥舞手中表格)终于弄到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啊!(进客厅)

芳芳,芳芳!

芳芳出。她二十四五岁光景,圆脸、小鼻子,小嘴。脑后扎一马尾辫。穿一件浅色的确凉上衣,腰扎小围裙。手上沾满面粉。

芳芳:(调皮地向张父眨了眨眼)什么事呀?看把你高兴的。

张父:(把表格凑到芳芳眼前)你自个儿看看。

芳芳:(把父亲的手推远一点)我又不老花眼。(仔细看)怎么半个字也没

有?

张父:半个字也没有?(凑到眼前细看)莫不是拿张白纸哄我不成?(又

翻过来看背面)呕,在这边。

芳芳:(接过,粗略一看)招工登记表!(兴奋地)好啊,我有工作了!我

有工作了!爸爸万岁!

张旗闻声从斗室钻出。这是一位剽悍得像摔跤手一般的大块头,穿一件海魂衫。

张旗:什么事呀?大惊小怪的。(见芳芳手中表格,忙伸手去拿)我看看。

芳芳:(把表藏到身后)不给你看!

张旗欲抢。芳芳逃到张父身后,被张父伸手抓住。

张父:(对女儿,嗔怪地)看你那手,不要把表格弄脏了。给我!(接过表

格,见上面沾有面粉,放到衣服上擦了擦,小心地展放到小方桌上)我好不容易才把它搞到手……

张旗忙凑到桌旁去看。

张父:这年头,吃闲饭的人就是多,街道“知青办”那门槛也被人踩矮了一寸。管安置的那位胖同志眯起眼睛,把我打量了一番,问:“你也是来要求安排工作的吗?”我说:“是,是的。” ……

芳芳:(不解)啥?

张父:(忙纠正)……我忙虚弱的母亲用最后的力气叫她去叫保安说:“哦,不是,我都快退休的人了,还要求什

么工作?我是替我那宝贝女儿来要求的。”你猜他怎么说?

芳芳:我怎么猜得着?

张父:(模仿那人腔调)老同志啊,我看你年纪也这个,这个大了,就这个

退了给你那女儿顶班吧!国家也这个困难嘛!我说:“顶班的有我的儿子。”旁边的一位小青年说得可损:“谁叫你不计划生育?”……

芳芳:嘻嘻……

张父:还笑,你不知道……

芳芳:(模仿张父腔调)为了你这宝贝女儿,我嘴皮都磨破了两三层。谢谢

爸爸,向爸爸致敬!(作敬礼状)

张父被逗得咧开了嘴。

张旗:(抬起头,对着芳芳拍了两下巴掌,阴阳怪气地)祝贺你,未来的街

道纸盒厂女工同志!

芳芳:(疑惑地)你说什么?街道纸盒厂?(忙去看表格)

张父:街道纸盒厂有什么不好?

张旗:(对张父,点头)好,好。(对芳芳)这一来,你就成了这个厂的新

生力量,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

张父:(制止)不要瞎说!

芳芳:爸爸,真的是纸盒厂?

张父:就是纸盒厂也不容易呢!人家想进都没得进。

芳芳:(将表格往张父手中一塞)那你就别推辞了。

张父:(疑惑不解)我?!

张旗:是啊,那里面有的是老年人。你们老对老,凑在一起可有意思了。

张父:(瞪儿子一眼)不要你搭嘴!(对芳芳)芳芳,纸盒厂好……

张旗:(接嘴)是啊,大人百日咳,小儿得麻疹,力维隆加西洋参;媳妇手

脚懒,邻里算盘精,再加婚姻大纠纷。倒是够热闹的。

张父:别听他瞎说。芳芳,你还是去吧!(把表格塞给芳芳)

张旗:(附和)去吧!

芳芳:(接过表格,转手塞给张旗)那,还是你去吧!

张旗不接,表格掉到地上。 张父:(拾起表格)芳芳,你真的不想去?

芳芳:(坚决地)不去!

右边正室里传来姥姥的声音:“芳儿,听姥姥的一句话,你还是去吧!啊!”

芳芳:姥姥,你不知道……

内姥姥接嘴:“我知道,纸盒厂不好。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有个工作总比没有工作强。”

芳芳:我不要这工作!我也有一双手,我自己干!

张父:自己干?说说挺容易的。你打算怎么个干法?

芳芳:我,我……反正我不去纸盒厂!

张父:去!

芳芳:不去!就是不去!不去!

张旗:(做篮球裁判宣布暂停的动作,吹口哨)嘘——

父女俩停止吵嘴。

张旗:我有个提议。

张父:说!

张旗:肚皮在提意见了。你们听——(肚皮发出“咕咕”声)

张父:(瞥一眼芳芳)你真不去,我只好将这表格拿去退了。(见芳芳没有

反应)以后我也省得来操这份心了。(持表下)

芳芳入。

吴越上。

吴越:张旗!张旗!(入客厅)

张旗:(见吴越)哦,是吴越老弟。怎么样?好久不见,这段时间混得不错

吧?有什么好处送给你张大哥来了?

吴越:无事不登三宝殿。(掏出个体户执照,递给张旗)你先看看这个。

张旗:(看执照)个体户?你小子吃饱了撑着是不是?

吴越:眼红了?我吴越收你当个下手。

张旗:(拍了拍吴越肩膀)你小子还够哥们!(略一思索,一拍胸脯)好,

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吴越:那好,咱哥们来核计一下。

张旗:(指自己鼻尖)我?

吴越:怎么……?

张旗:我下个月还要顶父亲的班呢!

吴越:(感到受作弄,怒)你小子讲的可是人话?

张旗:骗不了你!我已替你物色到一个。可是……

吴越:又不算数了?

张旗:哪里?我可把丑话讲在头里,这个人,就跟我和你共事没两样儿。你小子要是对不起她,别怪我不讲交情……

吴越:他是谁呀?

张旗:等下你就知道了。(向厨房,高声地)芳芳,饼烙好了没有?

内芳芳应:“叫魂儿呀!吃不等喝不等,没见你这样没起色的。”随声出,手捧一张热烫的烙饼,在两手间轮番倒弄着。见了吴越,一愣,手发烫,忙把饼抛向张旗。

张旗不用手,而张口去接,烫得“哎哟”一声,忙用手接住。

芳芳咧嘴格格直笑。

吴越盯住芳芳出神,见芳芳笑,他也咧开了嘴。

张旗见状,忙掰下一块饼,趁吴越不备,塞进他的嘴里。

吴越不明就里,想开口问,又发不出声。

张旗也咬下一口饼,在嘴里咀嚼,示意吴越吃饼。

芳芳见状大笑。

吴越打手势,问张旗为自己物色的人何在。

张旗用手指了指芳芳。

吴越愣住了。

芳芳:(不解地)你俩在打什么哑谜呀?

张旗:(边咬饼,边咀嚼,叽里咕噜地)芳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吴越要

干个体户了。你有没有这兴趣?

芳芳:(歪头看了看吴越)真的?你行吗?“吴经理”,我得先给你看看手

相。

吴越伸出右手。

芳芳:笨蛋,左手!放在桌上,谁还给你擎着呀!

吴越放手于桌上,芳芳煞有介事地认真看手相。

张旗:(拉芳芳一把)别闹了!说真的,你愿不愿意和他一道干?

芳芳直起腰,眼盯着地上,不吭声。

张旗:(性急地)言语一声呀!

芳芳咬了咬嘴唇,还是没吭声。

张旗:(以为妹妹不敢自专)你们再去和爸妈商议吧!我听你们的信,就这

么定了。

芳芳:等等,让人家想想嘛!

芳芳眼不离地面,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沉思,拧眉,舒眉,嘴角上

翘。

吴越的表情也随之不断变化。

芳芳:(果断地)成。跟你说吧,我们家墙后一块空地,正对着农贸市场,

在那里支个棚子,最好的地盘……

吴越:(频频点头)妙!妙!

芳芳:不过,干点什么营业好呢?

吴越:要干就干漂亮的——开油炸饼摊!

芳芳:咱们就炸油饼是不是?还是再加点豆浆?熬豆浆我最拿手了。每天

早起炸二十斤面的话,……二得二,二八一块六,二五一块,白面的本钱三块六。再耗四斤油呢?……油饼卖六角钱一斤,……说干就干吧!

吴越:中!中!(一转)不过,要是你们家里不同意怎么办?

张旗:这你放心。我当哥哥的言语一声,就是圣旨。芳芳同意了,老天爷

也拗不过她。

吴越:(看了看芳芳,略一思索)咱们干不干,怎样干,还得从长计议……

张旗:(揪住吴越)你小子想变卦是不是?

吴越:不……不是这意思。我是说,要是支起了油锅,可就套上了夹板,

要自由也没辙了。还是先乐他妈的一乐吧!

张旗:(放开吴越)你有什么鬼点子?

吴越:趁你还没上班,明天早起,我们三人一起骑车,到温州走一趟。一

边旅游,一边商议,怎么样?

芳芳:(手舞足蹈地)嘿——太棒了!

张旗:不要高兴得发了疯!

——幕 落

第二场

三天后,上午九时许。

张家屋后,农贸市场一角。

幕启:紧挨张家后墙,用木板作墙,油毡盖顶,搭成了一间临时小屋。正前方全部敞开,正对着农贸市场。左侧开一边门。从正前方看去,首先可以看到一张长方形的案板桌放在中间,它的左侧安着一口油锅,右侧放着一只铅桶,里面盛着豆浆。案板桌上放着炸得发黄的油饼以及瓶瓶罐罐之类,里面分别装着酱油、味精、白糖、葱花等。靠右边的“墙”安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团揉好的面,此外还有一只破闹钟。正后方有一窗户,正对着芳芳及姥姥的卧室。窗下方的地上,放一只面缸。

吴越站在油锅旁,穿一身油腻的工作服,一顶小白帽斜扣在头上。机械地重复着炸油饼的动作。双眼被油烟熏得发红。

芳芳站在铅桶旁,扎一条雪白的围裙。一手执勺舀豆浆,一手将白糖、酱油、味精、葱花等分别放入大白碗中。

案板桌前,顾客甲、乙正站着就着油饼喝豆浆。

共 29114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剧作洋洋洒洒几万言,人物形形 十几个,情节完完整整不枝蔓,历经风风雨雨,遭遇波波折折,命运起起落落等内容,都始终围绕吴越与芳芳经商开店的主线展开,环境、情节、人物、性格都写得极为真实细腻。环境描写典型,人物形象鲜明,情节完整,性格特征突出,主题凝练集中。作品始终用一种朴实的笔调,真挚的情感,描写都市一族的人生命运,生活情态,表现了他们的奋斗历程,讴歌了的美好品格。同时也鞭笞了势利、虚伪。作品结构紧密,情节完整,人物性格各具特点。比如诚信正直的芳芳最终成为“市场角落的皇帝”,狡黠虚猾的吴越最终只能在无限的嫉恨中向隅而泣。这些形象刻画成功,鲜活灵动,跃然纸上。作品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向人们揭示了一条商道中颠覆不破的真理:诚信是做人,立业的根本;诚信更是成功的葵花宝典。欢迎赐稿,推荐共赏。【:晚霞晓文】

1楼文友: 01:27: 8 本分做人,诚信做事。真诚可贵,诚信无价。这既是 人道 ,更是商道。俗话说,人无诚者无以立世;人无信者不足以开店。说的即是,值得记取。欣赏金龙老师精彩剧作,问好,祝愉快!

2楼文友: 07:54:47 祝贺先生发此大作 云烟深处懒读书

楼文友: 08:11: 金龙写剧本了,很是敬佩,虽然是改编,但里面场景布景,人物对白及表情,都要全盘考虑,也就是说,心中有舞台场景再现。目前在江山文学是,影视作品是个热门,恭喜金龙给我们展个了一个新的文学天地。这个剧本不出意外,应该获精,梧桐文苑为你骄傲,坚持走下去,金龙会成为一名好的甚至导演,预祝成功!

4楼文友: 08:17:08 谢谢众位文友的捧场和鼓励。

5楼文友: 15: 0:15 金龙文友的改编很成功,人物刻画很精彩,性格特征很鲜明。学习了!问好作者。梧桐因你更精彩。

6楼文友: 18: 4:51 很见功力的剧本,走马看花地看了下,顿觉感慨系之。赞一个!


龙岩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宝宝拉肚子怎么回事
藤黄健骨丸
友情链接
杭州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