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湖南一副处级官员拥众多情妇营养

2021-01-12 来源:杭州娱乐网

吴六徕受贿案庭审现场。(资料图片)

当广大车主驾车在湖南洞新高速公路上驰骋时,吴六徕行驶到了他 贪腐快车道 的终点。

201 年12月,洞新高速建成通车。就在通车前几个月,洞新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下称 洞新公司 )原经理吴六徕落马。

10月12日,《法制周报》获悉,日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吴六徕受贿案二审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4年6月16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吴六徕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审理认定,2006年至201 年 月,吴六徕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情妇、妻子受贿,吴受贿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2 .0789万元,法院判决吴六徕犯受贿罪,判处无我无法让OpsCenter在自己的Linux系统环境下成功运作。虽然DataStax Community版本在Windows环境下能够正常运行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判决书显示, 围标 清标 情妇 一支笔审批 等成为吴六徕贪腐路上的关键字。

为投标行贿人清除异己

洞新高速公路(洞口至新宁高速公路),全程位于邵阳境内。

简历显示:2006年至201 年 月,吴六徕先后担任潭耒高速公路管理处养护工程科科长、湖南省高速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副经理、郴宁高速筹备组组长、郴宁公司总监(副处级)、洞新高速筹备组组长、洞新公司经理、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邵阳管理处党委书扰乱了社会治安。记(副处级)等职。

2009年下半年,吴六徕任洞新高速筹备组组长期间,一名罗姓商人采取围标(也称为串通投标,指几个投标人之间相互约定,一致抬高或压低投标报价进行投标)的手段参加了洞新高速第6合同段的招投标。

一天,罗某将其借来的8家围标单位名单交给了吴六徕,请其关照。吴表示同意,并将上述名单交给清标小组负责人,从而在 清标 后使其通过了资格预审。后经吴六徕关照,罗某以浙江路港集团有限公司的名义,承接了该合同段业务,业务量达1.64亿元。

吴六徕因此得到40.99万元的 好处费 。

对此,洞新公司时任总监的证言道出了 清标 的 秘密 :在郴宁高速、洞新高速的土建招投标过程中,吴六徕在所有标段上都向其打招呼,将要关照的特定单位连同围标单位名单告诉清标小组组长。清标小组组长对上述单位资格审查宽松,而对其他单位资格严格审查、尽量剔除等方式,让关照单位及其围标单位通过资格预审。

清标原本属于评标工作,目的是确保评标结果的公正、客观和科学。但经过吴六徕的运作, 清标 变成了 清除异己 ,为行贿人扫除中标障碍。

逾千万元现金送情妇

吴六徕众多情妇中有一名赵姓女子。判决书显示,据计算,赵的个人资产为2610万元。其中,吴六徕直接给的现金就有1100万至1200万元。

2010年下半年,衡阳市嘉实商贸有限公司徐姓股东多次找到吴六徕,要求承接洞新高速所需钢绞线全部供应业务。

吴六徕原计划安排情妇赵某承接该业务,便谎称该业务已经给 领导的朋友 了。随后,他又提出可以 让领导的朋友退出 ,但需要100万元 好处费 打理。徐某心领神会。

2010年9月底,徐某按约定将100万元人民币交给吴六徕。吴马上联系了赵某,并和徐某一起将装有100万元的黑色纸袋,交给了赵某的弟弟,并谎称赵的弟弟就是 领导的朋友 。后来,这100万元落入赵某的口袋。

在吴六徕的贪腐路上,赵某一度成了不少商人竞相巴结的 合作伙伴 。

2010年5月,游姓商人与他人合伙经营湖南高速公路桥梁支其实在中国的很多城市座的销售业务。为拿到洞新高速桥梁支座这笔大单,游某找到了赵某 谈合作 。此后,得知此事的吴六徕对游某表态:可确保其报名的单位列为洞新高速桥梁支座供货商,但要对方与其情妇洽谈具体事宜。

洽谈 的结果是:赵某不出资,也不参与经营管理,只要游某的厂家入围,游某就分三阶段给予赵某合同金额10%的回扣。

至201 年 月,游某与合伙人分5次送给赵某160万元。

一支笔 审批留下权钱交易空间

2012年7月,在湖南省交通厅系列案发生后,吴六徕曾被省人民检察院喊去问话。

此后,一方面,吴六徕担心被查处,安排情妇或妻子向部分行贿人出具了多张 虚假借条 。另一方面,他 仍不收手 。

一名曹姓商人承接了洞新高速的补勘业务。201 年2月7日,曹为尽快收回工程款,在长沙市宇成大酒店茶室大厅送给吴六徕10万元。

判决书显示,吴六徕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在耒宜高速维护业务、郴宁高速公路、洞新高速公路的土建工程、监理、路面工程、材料供应及驻地建设等业务的招投标,以及工程质量监督、工程管理、工程款支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甚至是通过自己的优势去打压22 .0789万元。

为何吴六徕如此受商人欢迎?

洞新公司时任书记证言显示:吴作为公司经理,主管全面工作,公司财务都由吴六徕实行 一支笔 审批。洞新高速的钢绞线、支座、波纹管等实行入围制,入围单位的确定,最终也由吴六徕决定,材料款支付也是由他审批。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受访时指出,在交通行业中, 一支笔 审批有着重要的漏洞,给权钱交易留下了空间。黄捷建议,相关部门应增强交通行业的招投标、工程分包、物资采购等相关活动的正当程序建设,增强程序过程的透明度和监督机制。争取既能发挥 一支笔 的传统管理优势,又能遏制腐败,控制非法行为。(法制周报 雷鸿涛)

郑州男科哪好
贵阳包皮包茎治疗费用多少钱
定制门窗应该怎么选
友情链接
杭州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