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临时监护人 第一百七十五章 老黄牛变成了大熊猫

2020-01-22 来源:杭州娱乐网

临时监护人 第一百七十五章 老黄牛变成了大熊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星野菜菜一回到家便哪里也不想去了,反正已经旷课这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于是她留在家里补番、补漫画月刊及研究香子怎么被塞本特改得如此灵性,但一脚将吉原直人踢出了门去,要他到SPM投资露个脸,免得人心浮动。

吉原直人被她使唤惯了,从善如流,早上便带着恢复成淑女状态的桃宫美树又去上班了。

到了SPM投资,发现一切如常,没有半点混乱,社员见了他依旧毕恭毕敬,纷纷鞠躬问候,连道辛苦。

吉原直人笑眯眯的打着招呼,看着眼生的新社员便上去拍拍人家的肩膀鼓励几声——看着都精神,都是好牲口,啊不,都是好劳动力!

他用一脸慈善掩盖着资本家的丑恶嘴脸,围着几个办公区转了一圈,发现老黄牛户布织正在主持干部们的晨间例会,也不打扰,直接去了她办公室里等着。

他对户布织越感满意了——真是个极其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啊,老板在不在对公司经营没有半点影响,完全可以打个一百零一分。

不多一分不足以显示出她的能力!

桃宫美树进了公司便一直跟在吉原直人身后,她受了惊吓后很担心夜长梦多,十分迫切想改姓吉原,想当吉原美树,但又不敢自己开口先提,绞尽了脑汁琢磨着怎么才能暗示吉原直人主动求婚。

但她智力有限,又爱心虚,很担心太急切了惹来了厌烦,心中纠结无比,但脸上还是很柔顺的样儿。

女孩子天生就是演员,吉原直人做为老江湖也走了眼,硬是没看出来。

吉原直人坐在户布织这个SPM投资公司最大的办公室中,环视四周,观察着改动。原本这里是做为会长室存在的,但吉原直人硬是让给了户布织。这里有着独立的更衣室、洗手间和休息室,装修极尽完美,虽然没将老黄牛感动得一塌糊涂,但想来也提升了很高的忠诚度。不过几个月没来了,这里变化还是有一些的,比如原本的水墨字画都换成了油画,也多了几个满是现代感的艺术花瓶。

吉原直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判断着老黄牛的喜好,以方便日后更好的喂草料和刷毛。

桃宫美树给吉原直人泡了茶,轻轻放到他的面着。吉原直人笑眯眯的道了谢,问道:“我刚才听那意思,户布是说我出外谈生意去了?”

桃宫美树柔柔点头,掩口轻笑道:“户布社长考虑到人心稳定,没宣布吉原君失踪的消息。”

昨晚桃宫美树忙着给大小两个人喂食洗澡,完了又怕他们太累没敢缠着说太多话——虽然她是很想的,结果很多事没有细说。

吉原直人欣慰点头,户布织还是靠谱的,其实老板失踪快三个月了,她就是跑了也正常。

“会长!”被办公室斗争教育过的户布织还是很懂事的,听闻手下来报吉原直人来了,立刻就将干部们打发了,先来参见老板。

她这一进来吉原直人吓了一跳,差点以为动物园里伙食不好的熊猫越狱了——户布织削瘦得厉害,原本圆润的鹅蛋脸都快成瓜子脸了,脸上那一点血色明显就是粉底硬打上去的,估计实际上十分苍白,而两个黑眼圈就算涂了眼影也遮掩不住。

吉原直人赶紧站了起来,关切问道:“这是怎么了,生病了么?”

家里就这一头牛啊,这是得了病今年的收成可怎么办?户布织能干的活他可干不了。

户布织一愣,下意识摸了一下脸,但马上鞠躬行正礼,大声道:“会长,请您不要再参与那些危险性比较高的运动了,拜托了!”

她得到的通知是吉原直人自驾飞行失事了,再联想到公司初创这会长大人就冬天跑去爬富士山,同时身材似乎也比较健壮,怀疑他是个极限运动爱好者……这本来是不干她的事的,但她可是辞了大公司的职位跑到这儿来搏前途的,这当上社长才三四个月,会长要是挂了她哭都哭不出来。

她觉得吉原直人于其有那种危险爱好,还不如留在公司里搞女秘书呢!至少得马上风致死的机率要远远小过玩什么飞机帆船攀岩吧!

被这么拜托让吉原直人感到有些惭愧,干笑道:“我明白了,我以后不会了……不会了。”

户布织上前一步,仔细端详吉原直人的面容,发现他虽然黑了许多,但精气神竟然比自己还要好,心中很无奈,但还是再次关心道:“您有没有受伤?”

吉原直人伸手请她坐下,笑道:“没有没有,就是飞机迫降到了岛上,在海上飘了一段时间。”他不想深谈这个问题,转而也关心下属,“这段时间很忙吗?我看你气色很差,要不要休几天假?”

户布织强忍着没有翻白眼,谁不想休息?但能休息得了吗!她低头谢过了桃宫美树的茶,取了平板出来委婉地说道:“谢谢会长关心,但暂时不需要……您刚回来,又十分‘辛苦’,本不应该打搅您休息,但有一件急务需要您来拿主意。”

吉原直人接过平板浏览了起来,户布织在旁轻声解释道:“这三个月来基金销售情况良好,按您的吩咐,我们场外交易全力沽空了东瀛钢铁和第一联合的股票,而我们运气极好,国内排名第一第二的两个钢铁企业接连爆出丑闻,股价大挫……”

“等等,我什么时候吩咐的?”吉原直人有些蒙圈了。

“您以前给我的……”户布织将草纸两个字咽了回去,换了个好听的说法,“论文中不是明确指出了东瀛制造业将会出现大滑坡状态吗?要求我对制造业上下游的企业进行看空套利,您忘了吗?”

吉原直人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连声道:“记起来了,记起来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我们赚到钱了吗?”

其实他什么也没想起来,他就是个传声筒,从星野菜菜那里拿了纸给户布织,鬼知道她们在讨论什么。

户布织认真看着吉原直人,判断着他是不是脑子摔傻了,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们……会长果然一针见血,我们确实赚到钱了!”

她有些不确定吉原直人是不是在装傻,不过还是附和了一句,又请示道:“计划有改变吗?”

吉原直人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什么计划?”

户布织一阵头晕,她为这件事操劳了好几个月,而这逗B会长已经忘干净了!

她咬了咬牙,强笑道:“就是预备发行债券的事……在当前大家被首相的新经济政策吸引,要重建制造业大国时,我们持相反意见,尽可能在期市和股市中套利,同时采用注资、收购、并购等方法,购入文化产业相关的公司,然后打包、重组、拆解后将公司售出,只留下版权,特别是优质的版权!”

吉原直人听得连连点头,问道:“然后呢?我们拿这些版权干什么呢?”东瀛版权保护做得好他是知道的,在KTV点首歌都要给原作者钱的,难道是要收拢了版权长期稳定的有收益?

户布织运了运气,低声说道:“在我们持有大量版权时,就将这些知识产权分批打包证券化,也就是发行债券,五年期或是十年期——这一定会受欢迎的,投资品质优良,本金利息安全,保险公司、银行这类追求持续稳定的金融相关企业一定会感兴趣的,民间应该也会有很好的反响!我们会迅速得到大笔资金,再次进入收购并购环节,以得到更多的优质版权……”

户布织说着说着兴奋起来,最后做了一个圆形的手势,示意可以循环不休——正式计划远比这口头描述复杂得多,买购并购公司得到版权库以及对有潜力的制作公司进行注资扶持,在手头上的版权质量和数量都达到了一定要求后,马上发行债券,迅速收拢资金,重头再来一遍……就算有了竞争者,在占有先发优势和已经资金庞大的情况下,能用的方法就多了,滚来滚去,说不定成为东瀛版权界的王者,然后冲出东瀛,在别的国家大杀特杀。

用固有资金为核心,建立基金聚沙成塔,利用第一产业滑坡持续套利,反哺收购版权——做起来肯定很难,但这想法是真的好!

在东瀛目前重视版权,但知识产权还没有人打算证券化的这一空档里,这可以算是一个十分有前景的切入点!

现在户布织还记得自己看了完整的草案后那种浑身颤栗的感觉,足足抖了一夜,觉得真能成功,可以让SPM投资一举成为一流的大公司!

而她户布织一定可以成为投资界的传奇人物。

吉原直人若有所思,星野菜菜在生活上抠,但做起事来很大气,感觉像是有要一统东瀛文化产业的野心——不是因为她爱看动漫吧?

他有些惭愧,十三岁的小女孩能想出来的东西他却想不出来,感觉白长这么大了,忍不住赞叹道:“好厉害!”

户布织愣了愣……这草案是你提出来的,这是在自己夸自己吗?或者这会呆呆的会长背后有高人?肯定是有高人吧……

她也有些狐疑起来,这会长跑出去野到失踪了,整个公司丢到自己手里,然后就桃宫美树一个什么也不懂的留在这儿做名义上的监督,还整日魂不守舍,只会点头说好……要是自己真起了歹念,三个月足够把SPM扒成个空壳子了!干投资这一行的,哪一个不会些歪门邪道!事后将黑锅扣到桃宫美树身上都很简单……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股东们一个也不露面,拿这么多钱当儿戏,感觉相当可疑啊……

不过她也不会问,吉原直人明显不想让自己知道,就不要自取没趣了。

吉原直人赞叹了几句,又伸着头问道:“那你说的急务是什么?其实经营上的事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我是完全信任你的!”

户布织脸色顿时一紧,两个黑眼圈更明显了,沉声道:“感谢会长您的信任,在经营方面我一定尽力,但现在是有人希望换股……”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平板上飞快滑动,将一堆图表划了过去,指着一份调查文件再次说道:“在三周前,乃木屋投资向我们发出了换股建议书,然后我查了一下,乃木屋的背后是山下组……”

她还要再详细再解释,因为她觉得今天吉原直人智商没,但说到这种事吉原直人秒懂了,脸色也有些难看,打断她的话道:“被黑帮盯上了吗?”

户布织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是的,会长,被那群雅库扎盯上了!”

“雅库扎”指是东瀛花牌里最烂的三张牌,你抄到手里这局基本直接认输就行了,于是日子久了就成了俚语中的一个词,专指没用的东西,有害的东西,后引申为没用的人,破落户,被人讨厌的人。

随后随着东瀛黑帮的兴起,雅库扎又成了东瀛黑帮的代名词,有着很浓的贬低味道,甚至黑帮中一个瞧不起另一个,都会骂一句“那家伙就是个雅库扎”,意思就是上不了台面的无用废物。

当然,你要守着黑帮成员叫一声雅库扎,就要准备好一场恶斗了——他们自称是极道的。

东瀛结社自由写在了宪法中,是国际上唯一承认黑涩会合法的国家。黑涩会们有个松散的联合体,在外也被称为雅库扎。经过了长久的发展,雅库扎也是相当有实力的,在政经两界都能说得上话。

比如,雅库扎的顶级大头目可以和东瀛首相对饮,一起探讨国事,这在其他国家基本不可能发生。

雅库扎的收入来源很广泛,据一位无畏的统计,势力遍及亚洲,在欧美也有触角,年收入约为1000亿美元,其中35%来自于D品,35%来自于SQ业,还有30%来自于正当经营——特别是金融界,雅库扎们正努力洗白,打打杀杀不太干了,以赚钱为第一目的。

贩D不提,这是暴利!

AV业的话,像是S1、天使之城、新权、辣手、如画五大AV制作公司,全都在雅库扎名下!

雅库扎掌握着大量灰色资金,所以对金融业也很偏爱,这行业可以很方便帮他们洗钱。至少握在自己手里,洗起来很便宜很方便。

吉原直人翻了翻平板上的调查报告,发现对方倒也没强抢强夺,而是用一家规模略小的投资公司的15%股份交换%的股份,并要求一个董事会的席位。

吉原直人敲打着平板,皱眉道:“对方这意思是想分一杯羹,顺便让我们成为他们一个洗钱通道吗?”

户布织点头道:“最近SPM投资连续有大收获,可能引起他们的注意了……会长,他们连续约谈我,已经没办法再拒绝下去了,您看怎么办?”

顿了顿,她略带谨慎地问道:“会长,咱们背后是谁?”她的人脉不行,根本应付不了这样的事,这也是她的一大短板了——要不是吉原直人及时回来了,她怕就不是两个黑眼圈这么简单了,而是被生生压垮了。

她一个妙龄女性,实在不想和那些社会渣宰打交道,鬼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

吉原直人沉默了,东瀛社会形态极端复杂,生意略做大一些就得背后有人,不然就是幼童持金招摇于闹市,不是给雅库扎办了就是给财团吞了。

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你辛辛苦苦种了粮食,略有些丰收景象,歹人已经开始磨刀准备抢劫了。

这帮狗晶的,真该让上杉香办了他们!

吉原直人已经明白自家的老黄牛为什么变成瘦牛了,在内忧(吉原直人失踪)外困(外面有人想抢劫)的情况下,她没见了自己马上歇斯底里已经真是完美的白骨精了。

他柔声对着户布织说道:“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宝宝健脾吃什么
高血糖了怎么办
怀化治疗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
杭州娱乐网